烈火真金从「新语丝」去年三月的增刊看到,鸦、舟等人联名创议过一场大张旗鼓的提名 金庸 参选诺贝尔文学奖的运动,不禁大恨自身晚出来一年,没凑上这份热闹。只不知这场运动当前进展得奈何了?

瑕不掩玉, 金庸 小说的毛病再多,也不会妨碍他成为一代文学行家。没关系让那些反对 金庸 的人去大意查究一下 金庸 小说,没关系让他们只用敌意的否定的视力去查究,去挑刺,我信赖,查究越深入,挑出的长处也会越多,相形之下那些毛病确实可能忽略不计了。真金不怕火炼,但若不用火炼,他们不会信赖那是真金呢。

在下以为,应正式把“ 金庸 小说”确定为一个专有名词以区别于其他凡是民间文学,就象把“人”这一观念超拔于凡是动物之上雷同。 金庸 小说所到达的高度和境界,并不是任何其他民间文学作家所能望其项背的。纵使比之古今中外的那些文学名着, 金庸 小说也绝不失神。

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,哪有杨过与小龙女这般震耳欲聋、泣鬼惊神?

古希腊那些悲剧豪杰,谁能比萧峰更悲壮?

鲁迅用笑中带泪的技能花样塑造出一个“阿Q”的现象,能警省中国人几十以致几百年,但终归只是个中篇。 金庸 的韦小宝,一个与阿Q既相像又相反的不朽样板,那然则栩栩如生地蹦跳了五大本、一百五十万字啊!

侠之大者如郭靖,情之圣者如段誉,自如率性如令狐,趁波逐浪如无忌,哪一个不是活在亿万人的心中?哪一个能够被文学史遗忘?

况且 金庸 小说遍涉天文地理、医卜星相、琴棋书画、诸子百家,样样言之有物,自来小说家对中国古板文化的开掘,何曾有过 金庸 云云的普遍, 金庸 云云的深入?

真正会看书的人,都能从 金庸 小说里看到很多。不妨看到史册,不妨看到未来,不妨看到哲理,不妨看到人道,只看你想看什么了。

即使不会看门道的,也能看到繁华。这才叫雅俗共赏。这才叫 金庸 小说。

娶妻应是小龙女,生子当如 令狐冲

--百年一 金庸 金庸 说不完。